·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多彩播报  新闻  评论  专题  策划  宽频  名博  社区  权威发布  社情民意  文化  教育  旅游  公益  健康  娱乐  图片  企业  工业  电商  黔茶  金融  汽车  国内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 :贵州能源 > 能源新观察 正文  
光伏彩瓦:屯堡古城里的新玩意儿
2015-01-30 11:09  来源: 多彩贵州网-能源新观察 作者: 撰文/本刊记者 李姗  编辑: 吴静秋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太阳能光伏彩瓦将的屋顶变为自成一体的微型发电站(刘坤伦 摄)

  旧州,是安顺最古老的集镇,具有独特的“屯堡”文化,这里仿佛凝固了600年的古老时光,将明代的中原文化定格在独特的石堡建筑和妇女身着的“凤阳汉装”里。

  然而,旧州又不“旧”,这里随处可见太阳能热水器等新能源产品,尤其是当地村民詹克芬家的屋顶,还安装了太阳能光伏彩瓦这种新鲜“玩意儿”。今后,她家空调、冰箱、电灯、电磁炉等一切耗电设备不仅有望全部自给自足,多余的电还能上网卖给电网公司,成为贵州首个个人自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瓦坚强”现身百年古镇

  据了解,分布式光伏发电是指采用光伏组件,将太阳能直接转换为电能的分布式发电系统。运行方式以用户侧自发自用、多余电量上网,且在配电系统平衡调节为特征的光伏发电设施。它是一种新型的、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发电和能源综合利用方式,它倡导就近发电、就近并网、就近转换、就近使用的原则,不仅能够有效提高同等规模光伏电站的发电量,同时还有效解决了电力在升压及长途运输中的损耗问题。

  今年8月,贵州首个光伏彩瓦发电项目在安顺地区安装完毕,日前本刊记者专门驱车前往该项目所在的旧州镇把士村,一探究竟。

  进入旧州镇后,只见很多穿着宽大对襟长袍,长发挽髻额扎白条布“凤阳汉装”的屯堡妇女们来来往往,这样仿若置身明朝街市的场景,很难让人与高科技含量的新能源联系起来。

  贵州首个光伏彩瓦项目的主人是当地居民詹克芬,她的家是一座二层小楼的现代民居,她介绍这是新房子,老的石头房只保留了后院的一间小屋子。

  詹克芬引领我们去参观光伏彩瓦时,我们首先在院子里看见了这间小屋子,这种老建筑也被称为当地一大怪——“石片当瓦盖”。只见屋顶上覆盖着一层像白鱼鳞般依次铺开的石板瓦,保留着传统屯堡建筑特有的“石头的瓦盖石头的房,石头的街面石头的墙,石头的碾子石头的磨,石头的碓窝石头的缸”的石头魅力。

  绕过堂屋,攀上二楼的屋顶,一大片朱红色的光伏彩瓦与刚才所见的古老石头瓦形成鲜明对比。比邻排开的太阳能光伏彩瓦红边黑底,每块瓦片两边是朱红色的圆拱,中间黑色的板面正是用来吸收阳光的。

  屋顶下,玄机毕露,在太阳能光伏彩瓦的背面,相互间连接着一条条密密细细的黑色电线,但如果不是主人介绍,谁又想到她们家屋顶会发电呢?

  据了解,所谓的太阳能光伏彩瓦,就是把光伏组件嵌入支撑结构,使太阳能板和建筑材料结为一体,直接应用于屋顶,和普通屋面瓦一样安装在屋面结构上。它可以直接作为屋面的建筑材料使用,也具有普通太阳能电池组件的发电功能。在太阳光线的照射下,通过硅材料的光伏效应,产生电能。正是这些光伏彩瓦,将屋顶变为自成一体的微型发电站。

  然而,光伏瓦相比传统的砖瓦,看上去比较轻薄,当仅以瓦片的实用功能考验它时,表现又如何呢?

  詹克芬家的光伏彩瓦由浙江合大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据该产品贵州代理商张成介绍,光伏瓦的致密性很高,渗水率只有普通瓦的十几分之一,为0.1%,因此水分不会渗入瓦片或屋顶内部,具有良好的防渗漏特点。而且还能不受雨、雾、冰、雪天气的影响。

  “这种瓦片还是名副其实的‘瓦坚强’,在承受实验中,其被鸡蛋大小的钢球从1米高处狠狠砸下,连砸25次没有留下任何伤痕,这意味着它能经受相当猛烈的撞击考验。“张成说,使用光伏彩瓦屋顶还能降低夏季房间的温度。其实也不难理解,光伏彩瓦将20%左右太阳能转化为电能,减少了热量在屋顶上的积聚。同时光伏彩瓦下面有较大的散热空间,保持与室外空气的流通性,因此与普通瓦屋顶相比,具有更好的隔热效果。

 

  在詹克芬家有两块电表。一块电表记录了她家的光伏彩瓦发了多少电;还有一块双向计量电表,它记录她家多少电量,又卖了多少电到电网(刘坤伦摄)

  完成安装尚未发电

  其实,最开始张成找上詹克芬家,表示想免费帮她家装一套1.5千瓦的太阳能光伏彩瓦设备的时候,却吃了一个闭门羹。

  “首先,从来没看到谁安过这个东西,听着挺玄乎。其次,虽然对方说免去了3万多的材料费和安装费,但我们自己仍要花3000元来修建一个彩瓦的支架,我家一年月的电费才2000多元,觉得还是不划算。”詹克芬的丈夫金炳学说。

  张成表示,自己之所以找到金炳学,是因为他在这个村当了二十多年的村支书,德高望重,希望通过在他家建这一套光伏彩瓦的发电系统,起到良好的带头示范作用。

  虽然被拒绝,但不久以后,依旧觉得这个村各方面条件都很成熟的张成又再一次登门拜访。

  “当时,在浙江工作的二儿子恰好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告诉我们,浙江很多农村都安装了光伏瓦,用起来挺不错。”儿子的话让金炳学动了心。

  金炳学说最后让他下定决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光伏彩瓦发电会产生经济效益。但凡是光伏彩瓦发出的电就会得到每度0.42元(含税)的国家补贴,而自家用不完的多余的电还可以并入南方电网,并以每度0.36元的脱硫煤电价标准收购。

  并入南方电网意味着什么?天气晴好的白天,是光伏彩瓦产电高峰期的时段,詹克芬家瓦房上所发的电自家消耗不完的,将并入电网,供其他人使用;而在阴雨天和夜晚,当光伏彩瓦的发电量不足以负担家庭用电需求时,詹克芬家又变成了电力消费者,和普通家庭一样,由南方电网供电。这种循环模式,使得光伏彩瓦生产的每一度电都没浪费,而南方电网的庞大供电网络就相当于屋顶发电站的蓄电池。

  “其实根据国家能源局的规定,对于分布式电源的发电量,用户可以自行选择全部自用、全部上网或自发自用后的余电上网三种形式。对于个人来说,我们比较建议选择自发自用后的余电上网,经济性好,实用性强。”张成说。

  据张成测算,詹克芬家1.5千瓦装机规模的光伏彩瓦,平均每天可以产生10度电,每个月就是300度。

  “以我家的用电量,春夏秋三个季节会有结余,而冬季因为取暖,则刚好够用。”金炳学说。

  詹克芬家现在安装了两块电表。一块电表连着屋顶,它记录了光伏彩瓦的发电量;还有一块双向计量电表,它记录詹克芬家每天用了多少电,卖了多少电到电网。

  如此一来,以后詹克芬就可以实时看到自己家每天的用电情况、发电情况和输到电网上的电量情况。

  正是因为选择了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形式,目前金炳学正在向当地电网提交有关申请,所以从安装完毕至今,他家的光伏彩瓦从未正式发电。

  余电上网陷窘境

  光伏彩瓦余电上网的申请为何迟迟未审批呢?

  张成说,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这个“螃蟹”吃得并不爽快。

  “我和金炳学第一次去当地供电部门表明来意后,工作人员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但同时也表示凑巧具体负责该工作的同事正在接受分布式发电项目并电的统一培训,所需的资料及办理操作流程要等培训完毕才清楚,请我们耐心等待几天。”张成说,跑了好几趟后,他们终于领到相关申请表,但要求必须提供产品厂家的施工承装修试许可证和建筑企业资质证。

  张成联系浙江合大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后得知,在浙江等地,个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申请并网并不需要施工承装修试许可证和建筑企业资质证,所以该公司的这两种证都正在办理中,短时间内无法提供。

  目前的窘境让张成很苦恼,他清楚,当前只有三种选择——要么在安顺当地找一家有相关资质的公司挂靠,这样就可以在短时间内使詹克芬家的项目并网发网,但这种做成本如何尚不明晰,还需要去当地市场打听;

  要么就等生产厂商取得相关资质以后办理,可是这样会让詹克芬家的项目并网发电时间成为一个未知数,在贵州第一例光伏彩瓦示范项目的效果出不来,对后面公司业务的开展也非常不利;

  要么跟供电局协商此事,尽量简化流程,免除这些手续,或者是先让这个项目并网发电,等生产厂商的资质办理好以后,再补办手续。

  据了解,并网接入难已成为分布式光伏发电面临的现实问题之一,而近两年来国家也出台了相关的政策促进个人分布式光伏的发展。

  2013年8月13日,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分布式发电管理暂行办法》,出台支持分布式发电政策,提出豁免分布式发电项目发电业务许可,并要求电网企业应保证全额收购分布式发电多余电量。从制度上为分布式发电的入网和并网扫清了障碍。

  不久之后,南方电网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支持光伏等新能源发展的指导意见》积极响应,提出以10千伏及以下电压等级接入电网的分布式项目,由电网企业设立绿色通道,由各营业窗口统一受理并网申请,一个窗口对外提供并网服务。

  今年9月2日,国家能源局出台《关于进一步落实分布式光伏发电有关政策的通知》,在并网方面,通知明确,要完善分布式光伏发电接网和并网运行服务。在市县(区)电网企业设立分布式光伏发电“一站式”并网服务窗口,明确办理并网手续的申请条件、工作流程、办理时限,并在电网企业相关网站公布。

  “虽然现在当地的供电部门对这个项目非常热心,但还是希望上级的相关部门能考虑在申请手续方面进行简化,只有让更多的人办理起来更方便才会推动分布式光伏在贵州的发展。”张成说。

 

  在詹克芬家有两块电表。一块电表记录了她家的光伏彩瓦发了多少电;还有一块双向计量电表,它记录她家多少电量,又卖了多少电到电网(刘坤伦摄)

  完成安装尚未发电

  其实,最开始张成找上詹克芬家,表示想免费帮她家装一套1.5千瓦的太阳能光伏彩瓦设备的时候,却吃了一个闭门羹。

  “首先,从来没看到谁安过这个东西,听着挺玄乎。其次,虽然对方说免去了3万多的材料费和安装费,但我们自己仍要花3000元来修建一个彩瓦的支架,我家一年月的电费才2000多元,觉得还是不划算。”詹克芬的丈夫金炳学说。

  张成表示,自己之所以找到金炳学,是因为他在这个村当了二十多年的村支书,德高望重,希望通过在他家建这一套光伏彩瓦的发电系统,起到良好的带头示范作用。

  虽然被拒绝,但不久以后,依旧觉得这个村各方面条件都很成熟的张成又再一次登门拜访。

  “当时,在浙江工作的二儿子恰好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告诉我们,浙江很多农村都安装了光伏瓦,用起来挺不错。”儿子的话让金炳学动了心。

  金炳学说最后让他下定决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光伏彩瓦发电会产生经济效益。但凡是光伏彩瓦发出的电就会得到每度0.42元(含税)的国家补贴,而自家用不完的多余的电还可以并入南方电网,并以每度0.36元的脱硫煤电价标准收购。

  并入南方电网意味着什么?天气晴好的白天,是光伏彩瓦产电高峰期的时段,詹克芬家瓦房上所发的电自家消耗不完的,将并入电网,供其他人使用;而在阴雨天和夜晚,当光伏彩瓦的发电量不足以负担家庭用电需求时,詹克芬家又变成了电力消费者,和普通家庭一样,由南方电网供电。这种循环模式,使得光伏彩瓦生产的每一度电都没浪费,而南方电网的庞大供电网络就相当于屋顶发电站的蓄电池。

  “其实根据国家能源局的规定,对于分布式电源的发电量,用户可以自行选择全部自用、全部上网或自发自用后的余电上网三种形式。对于个人来说,我们比较建议选择自发自用后的余电上网,经济性好,实用性强。”张成说。

  据张成测算,詹克芬家1.5千瓦装机规模的光伏彩瓦,平均每天可以产生10度电,每个月就是300度。

  “以我家的用电量,春夏秋三个季节会有结余,而冬季因为取暖,则刚好够用。”金炳学说。

  詹克芬家现在安装了两块电表。一块电表连着屋顶,它记录了光伏彩瓦的发电量;还有一块双向计量电表,它记录詹克芬家每天用了多少电,卖了多少电到电网。

  如此一来,以后詹克芬就可以实时看到自己家每天的用电情况、发电情况和输到电网上的电量情况。

  正是因为选择了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形式,目前金炳学正在向当地电网提交有关申请,所以从安装完毕至今,他家的光伏彩瓦从未正式发电。

  余电上网陷窘境

  光伏彩瓦余电上网的申请为何迟迟未审批呢?

  张成说,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这个“螃蟹”吃得并不爽快。

  “我和金炳学第一次去当地供电部门表明来意后,工作人员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但同时也表示凑巧具体负责该工作的同事正在接受分布式发电项目并电的统一培训,所需的资料及办理操作流程要等培训完毕才清楚,请我们耐心等待几天。”张成说,跑了好几趟后,他们终于领到相关申请表,但要求必须提供产品厂家的施工承装修试许可证和建筑企业资质证。

  张成联系浙江合大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后得知,在浙江等地,个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申请并网并不需要施工承装修试许可证和建筑企业资质证,所以该公司的这两种证都正在办理中,短时间内无法提供。

  目前的窘境让张成很苦恼,他清楚,当前只有三种选择——要么在安顺当地找一家有相关资质的公司挂靠,这样就可以在短时间内使詹克芬家的项目并网发网,但这种做成本如何尚不明晰,还需要去当地市场打听;

  要么就等生产厂商取得相关资质以后办理,可是这样会让詹克芬家的项目并网发电时间成为一个未知数,在贵州第一例光伏彩瓦示范项目的效果出不来,对后面公司业务的开展也非常不利;

  要么跟供电局协商此事,尽量简化流程,免除这些手续,或者是先让这个项目并网发电,等生产厂商的资质办理好以后,再补办手续。

  据了解,并网接入难已成为分布式光伏发电面临的现实问题之一,而近两年来国家也出台了相关的政策促进个人分布式光伏的发展。

  2013年8月13日,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分布式发电管理暂行办法》,出台支持分布式发电政策,提出豁免分布式发电项目发电业务许可,并要求电网企业应保证全额收购分布式发电多余电量。从制度上为分布式发电的入网和并网扫清了障碍。

  不久之后,南方电网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支持光伏等新能源发展的指导意见》积极响应,提出以10千伏及以下电压等级接入电网的分布式项目,由电网企业设立绿色通道,由各营业窗口统一受理并网申请,一个窗口对外提供并网服务。

  今年9月2日,国家能源局出台《关于进一步落实分布式光伏发电有关政策的通知》,在并网方面,通知明确,要完善分布式光伏发电接网和并网运行服务。在市县(区)电网企业设立分布式光伏发电“一站式”并网服务窗口,明确办理并网手续的申请条件、工作流程、办理时限,并在电网企业相关网站公布。

  “虽然现在当地的供电部门对这个项目非常热心,但还是希望上级的相关部门能考虑在申请手续方面进行简化,只有让更多的人办理起来更方便才会推动分布式光伏在贵州的发展。”张成说。

 

  身着“凤阳汉装”詹克芬(刘坤伦摄)

 

 

作者: 撰文/本刊记者 李姗  编辑: 吴静秋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2015贵州两会
纪念遵义会议80周年
国发二号文件三周年
百名记者讲故事
贵州省经济工作会议
精彩故事在贵州
学习全国时代楷模文朝荣
2014,贵阳精彩不断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