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多彩播报  新闻  评论  专题  策划  宽频  名博  社区  权威发布  社情民意  文化  教育  旅游  公益  健康  娱乐  图片  企业  工业  电商  黔茶  金融  汽车  国内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 :贵州工业经济 > 综合新闻 > 国际国内 正文  
62年北京终享“南来之水”
2014-12-28 08:47  来源: 京华时报 作者:  编辑: 吴静秋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团城湖明渠旁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示意图。新华社发
昨天上午,明渠取水口正式开闸。京华时报记者范继文摄
昨天,郭公庄水厂工程师抽检水质。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昨天,郭公庄水厂工程师检验水质。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郭公庄水厂经过炭砂滤池过滤后的水很清澈。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昨天,市民用南水泡茶。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昨天上午10点30分,在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末端北京团城湖明渠,随着闸门打开,清亮的江水奔涌而出,沿一段长885米的明渠,涌向颐和园团城湖。

  历经15天水程、1000多公里北上跋涉,汉江之水终于抵达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终端北京。这一天,正好是南水北调工程开工12周年。经50年研究论证,12年艰辛建设,昨天下午,经过水厂加工的南水版自来水陆续流入北京城区居民家中,北京,终于盼来了“南来之水”。

  04-05版文字综合京华时报记者潘珊菊龚棉刘雪玉新华社

  □现场

  南水正式进京解缺水之愁

  昨天早上,距离颐和园不远的北京团城湖明渠广场没有喧天的锣鼓,没有红彤彤的气球,但现场洋溢着对南水到京的兴奋。当天,“梦圆南水北调建设美丽北京”迎江水活动在这里举行。

  10点半左右,随着市长王安顺宣布“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北京市通水成功”,明渠取水口正式开闸。清澈的江水从闸口迫不及待地奔涌而出,冲破薄冰,一路倾泻,奔向远处的颐和园团城湖。在那里,它们将被分入市内各大水厂,再进入北京的千家万户。人们围聚在渠道两岸,争相观看、拍照,兴奋异常。

  从1952年提出“借水”设想,到62年后梦想成真,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砥砺奋进一甲子,江水北送、南北调配的调水梦终于变为现实。此后,北京民众将同南方共饮一江水。

  “南水北调工程在经济、社会、生态等方面都具有重大意义。南水到达北京,标志着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全面实现通水目标。”国务院南水北调办主任鄂竟平说。

  丰台区市民代表郑学峰说,“小时候北京的河里有很多水,但几十年过去,城市发展了,北京却缺水了。”“南水这么来之不易,我们除了要感谢库区和沿线居民的牺牲,更要格外珍惜每一滴水。”

  王安顺表示,要用心地管好、用好这宝贵的南来之水,让首都人民用上优质、安全、放心水,“我们将全力推进节水型城市建设,加强水资源优化配置,引导全社会珍惜、节约、用好每一滴水。我们将满怀感恩之情,进一步深化区域合作,大力支持沿线省市共同发展,让这一泓清水真正成为促进地区发展的友谊之水,造福人民的幸福之水。”

  十堰原水进京泡茶供品鉴

  昨天在活动现场,两个品水区格外受到欢迎。这是湖北省十堰市专门在此设置的,是将十堰原水经过装瓶,直接送到了北京通水活动的现场。

  来自十堰的这些原水被烧开后放进大水桶,泡茶供人品尝。

  “一想到以后在北京,就能也喝上这么优质的水,就打心眼儿里高兴,也对水源地、建设者们充满了感激”,活动现场,人们端着杯子,细细品味十堰水。

  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黄宏也端起南水北调进京江水冲泡的清茶品尝。此前,由北京市委宣传部、八一电影制片厂、北京市南水北调办等联合出品的反映南水北调工程的现实题材电影《天河》已经在京放映。

  老人为老上级见证胜利时刻

  活动现场,两位老人格外引人注意,在宣布通水成功后,他们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记者了解到,他们均已退休,之前曾在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工作,在他们几十年的工作经历中,南水北调的工作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老人唐炳华为了见证这一时刻,早早从家赶到了活动现场。“我今年已经74岁了,我当年的领导如果仍然在世,也有90多岁,这项工作从他们那里就开始着手进行的”。老人深情地回忆,在老领导住院弥留之际,也曾握住他的手,表示对南水北调工程完成的期待,“如今,我帮他见证了这一刻,这是我们几代人努力的成果”。

  现场,老人还特别找到了来自湖北的媒体,向他们致谢。“我为南水北调工作了几十年,如今水到了北京,我就作为北京人谢谢你们!”

  □释疑

  来京南水供15区县为发展减压

  北京市南水北调办主任孙国升介绍,江水进京后,一期工程年均将为北京送水10.5亿方,供给15个区县,供水范围将达6000平方公里,覆盖平原区90%区域。来水占城市生活、工业新水比例将达50%以上。

  这意味着,北京未来一年将增加500多个昆明湖的水量;全市人均水资源量可增加50多方。“这将有效缓解北京水资源压力,提高首都供水安全保障度。”孙国升说。

  近10年来,北京以年均21亿方的水资源量,维持着36亿方的用水需求,人均水资源仅100方左右,是全国人均的1/20,世界的1/80。

  北京城市发展和人口增长对水的需求在不断增加。新中国成立初期,北京人口仅400万,如今已增至2100多万,仅居民用水就增长了9倍。

  由于严重超采地下水,与1998年相比,北京平原区地下水位下降了12.8米,每年地下水下降近一米。

  “因为严重缺水,北京的可持续发展面临很大的危机,必须靠外援来支撑,而调水是唯一的选择。”北京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张彤说。

  北京已制定用水计划,2014年底至2015年10月,计划调水8.18亿方,在通水首年即达到分配水量的77%。

  南水供应将分时分区逐渐加量

  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新闻发言人梁丽介绍,为确保用好南水,市自来水集团将采用“由外到内、分时段、分区域、逐渐加量”为原则的供水调度方式,确保供水安全。接纳南水初期,自来水集团所属6个水厂将首批接纳南水北调丹江口水库水源,每日将有70万方南水进入千家万户。

  南水进京初期,郭公庄水厂、第三水厂、第九水厂、田村山净水厂、门头沟城子水厂、长辛店水厂正式接纳南水。城区及门头沟城子地区的大部分市民都能喝上南水,因城区主供水管线向通州、大兴及昌平部分地区输水,这些区域的市民也能喝上南水。

  在接纳南水初期,郭公庄水厂、门头沟城子水厂全部使用南水,郭公庄水厂每日取用南水20万方,门头沟城子水厂每日取用南水4.3万方。

  田村山净水厂、长辛店水厂以南水为主要水源,按南水与本地水源1:1的配水比例供水,田村山净水厂每日取用南水量为15万-20万方,长辛店水厂每日取用南水量为2万方。

  第九水厂、第三水厂按照南水与本地水源1:4的配水比例供水,第九水厂每日取用南水24万-27万方,第三水厂每日取用南水6万方。

  市自来水集团表示,他们将根据用水需求、水厂运行情况,逐步增加南水取水量,预计到2015年5月底,夏季供水高峰前,每日取用南水量将达170余万方。

  □保障

  南水经8关进万家

  南水进京了,如何让百姓喝上清洁卫生的南水?京华时报记者昨天来到北京城区最先接纳南水的新建主力水厂郭公庄水厂,了解先进的水厂制水工艺流程,探访自来水集团为迎接南水做的准备工作。

  据了解,在运行初期,郭公庄水厂取用南水量为20万方/日,北京南城丰台区、大兴区的部分市民率先喝上南水。该水厂供水区域范围为东至成寿寺路,西至樊羊路,南至大兴黄村,北至南三环。郭公庄水厂将逐步增加南水取水量,最终日供水能力将达到50万方。

  8道工艺保南水清洁

  郭公庄项目办副主任陈有军介绍,作为新世纪以来北京中心城区首次新建的大型现代化水厂,郭公庄水厂一期工程于2012年4月20日正式动工,2014年9月30日具备了通水条件,工程包括引输水工程、净配水厂工程及配套工程,新建输水管线4.6公里。

  南水进入郭公庄水厂后,将依次通过格栅间、提升泵房、预臭氧接触池、机械加速澄清池、主臭氧接触池、炭砂滤池及紫外线消毒车间进行常规处理、深度处理和消毒。经过8道工艺处理后,完全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自来水最终将被输送到市政大管网中,流进千家万户。

  “郭公庄水厂还将规划建设二期、三期工程,使该水厂远期日供水能力达到100万方。”陈有军说,水厂一期的建立使北京城区能够处理南水北调水源的水厂增加,同时,改变了北京城区水厂分布的格局,使城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均有大型主力水厂,城区供水压力更加均衡。

  跟踪监测水源12年

  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新闻发言人梁丽表示,自来水集团对丹江口水库水源进行了长达12年的跟踪监测,并于2011年5月在丹江口水库建立了试验基地。丹江口水库水质优良,与密云水库水质相似,其水质指标符合《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Ⅱ类标准,满足饮用水水源水质要求。

  郭公庄水厂除采用常规工艺处理外,还采用了臭氧和活性炭、紫外线消毒等国际先进的深度水处理技术,是目前国内制水工艺链条最为完整的现代化大型水厂。丹江口水源经水厂处理后完全能够达到国家106项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市民可以放心饮用。

  在炭砂滤池,梁丽告诉记者,“这些净水处理工艺不仅提高了水处理效率,确保了出厂水水质安全优质,而且节省了占地,节约了投资,达到了技术性与经济性的最佳组合。”此外,郭公庄水厂运用的紫外线消毒工艺在国内规模最大,整体水处理工艺链条根据原水水质情况,可组合、可跨越,提高了应对原水水质复杂化的能力。

  -郭公庄水厂制水工艺

  第1道在格栅间,去除水中直径超过1厘米的杂质。

  第2道投加次氯酸钠和粉末活性炭预处理,预投加次氯酸钠用于杀灭藻细胞、微生物;预投加粉末活性炭用于去除溶解性有机污染物及水中异味。两种预处理措施根据原水水质情况启动运行。

  第3道采取预臭氧净水工艺,氧化、分解水中溶解性的有机物,杀灭或抑制藻类、原生生物的繁殖,改善混凝条件。

  第4道在机械加速澄清池,主要去除水中的悬浮颗粒物。

  第5道在主臭氧反应池,进一步氧化去除有机物。

  第6道在炭砂滤池,进一步吸附和过滤水中的有机物和难以沉淀的杂质。

  第7道在紫外车间,进一步去除水中的微生物。

  第8道再次投加次氯酸钠,确保水中具有持续的杀菌、消毒作用。

  □人物

  吃水人这么多年,终盼来南水

  “来,一起尝尝南方千里之外的水泡的茶如何?”昨天,住在大兴区西红门镇兴海家园日苑的70岁老人罗克俭打开了水龙头,水龙头一开,喷射出的南水打在老人的手上,水花四溅。

  “水流很冲,水压比以前提升了许多,这么多年了,北京人终于盼来了南水。”说起北京的水,老人感触颇深,在他记忆中,上世纪50年代,北京并不缺水,每到夏秋季节,一下雨水都可以没到膝盖,他和伙伴们上学经常是趟着水走过去,到了60年代末期,感觉北京的雨越来越少,很多河段开始慢慢枯竭,同时,伴随着城市的发展,人越来越多,水的消耗量也越来越大,地下水水位下降非常严重,北京开始发愁,“南水北调工程干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完成了,老百姓对缺水的恐惧可以缓解了。”

  “水不仅维系着民生,还和国运有直接联系,我们要为子孙后代着想。”对于未来,罗克俭希望生活在优越环境下的年轻人能够树立节水意识,南水虽然来了,但北京水资源仍然要节约着使用,这样才算对后代负责任。

  曾经在艰苦条件下生活过的老人,已经习惯过节俭的日子,对于节水,他身体力行,家里两口人一个月用水四五吨,每次用过的洗脸水和洗菜水都会用脸盆先储起来,之后将这些水进行二次利用,冲马桶或者浇花,“这样不仅节约了家里的开支,也是造福后代,我们要把水当成最珍贵的东西来利用。”

  建设者得平平安安把水送到家

  沿北五环向东,至广顺桥向东五环南下,如果留意,就会发现路旁南水北调东干渠工程的醒目标识。

  在这里,38岁的项目部总工刘峻伟已经和同事们一起奋斗了3年。昨天,跋涉千里的汉江水终于进京,这让刘峻伟感慨万千。“南水北调是国家的民生工程,作为建设者,咱得平平安安把水送到家,才不辜负水源地老百姓给送的这一汪好水。”

  东干渠工程担负着江水进京后向北京第八、第十、通州、亦庄等水厂输水的重要任务。2011年8月,刘峻伟来到东干渠项目部,开始了他与南水北调工程的“不解之缘”。

  东干渠输水隧洞建设之地交通复杂,9条高速公路、15座特一级桥梁、9条轨道交通、4条铁路、几十条等级公路以及600多条地下管线成为隧洞必须“冒险”穿越的最大障碍。

  要在不影响正常交通运行条件下,在地下开掘输水隧洞,并成功穿越风险源,不能有丝毫震动,是项庞大复杂的工程。去年5月底,经周密设计,反复试验,精密计算,昼夜值守,项目部与施工单位终于实现了首个风险源——京津城际铁路130米的成功穿越。

  工程保质保量的背后是不为人道的辛酸。去年施工高峰期,恰逢母亲患脑梗急需陪护,他只好白天上工地,晚上去重症监护室陪守母亲,电话一响又得赶往工地。

  “这几年因为南水北调工程,对家里亏欠很多,但既然做了这个工作,就要把它做好,都是为大家吃上好水。”刘峻伟说。

  这位年轻的总工笑着说:“当年三峡工程我没能赶上,现在能参加南水北调这一世纪工程,我感到光荣,将来回忆起来,也是人生精彩的一页。”

  老移民调水不易,望人们珍惜

  南水进京了,国务院南水北调办主任鄂竟平感慨地说,“最让我们心存感谢的还是42万移民兄弟姐妹,甘甜的长江水饱含他们的奉献,是他们舍小家、为大家的壮举保障了南水北调的成功。”

  丹江口市凉水河镇江口村的汤明荣就是移民中的一员,历经三次搬迁。1958年9月,丹江口大坝破土动工,7岁的汤明荣一家搬离惠滩河村的茅草屋,之后,汤家搬到了更偏僻的山包上。2010年3月,随着丹江口库区大规模移民搬迁启动,汤明荣再次搬迁,如今汤明荣的新家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这一辈子都围着南水北调转,终于等到丹江口水库的清水流进北京。为了调水都不容易,希望北方的人们珍惜用水!”得知汉江水正式进入北京的消息后,58岁的移民叶明成颇有感慨。

  叶明成是十堰丹江口市均县镇关门岩村的老移民,人称“养鱼大王”。为了南水北调,他两次移民。前不久,为确保水库水质,家中100多个养鱼网箱也被取缔,他也提前上岸“退休”。

  56岁的张声均在丹江口市江北桥头开了一家农家乐,生意红红火火。3年前,一家为了南水北调外迁到襄阳市谷城县,但“忘不了这从小看大的一库清水”,他将新家的土地流转出去后又回到库区“再就业”。

  “北方人能喝上丹江口水库的水真的不容易,希望他们能好好珍惜!”望着一库清水,张声均轻声说。

作者:  编辑: 吴静秋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2014贵州省经济工作会议
【专题】聚焦首个国家宪法日
聚焦2014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专题】学习贯彻贵州省十一届五次全会精神
【专题】贵广高铁,出发了!
盘点2014年贵州荣获“最美”的地方
爱尔眼科寻找高度近视活动开始
【专题】贵州新医药大健康即将起航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